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日期:2017-11-18
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
案件名称:
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
审理法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主审法官:
合议庭成员:杜以星、辜恩臻、王晶;书记员:田里程
上诉人:
钟志成、钟志雄
被上诉人:
冯永贺、陈志区
开庭时间:
2016-06-21 09:10:00
案情简介:
(2016)粤民终785、786、788、789号为系列案,(2016)粤民终785、788号的一审原告为冯永贺,一审被告为钟志成、钟志雄,一审第三人为陈志区。(2016)粤民终788、789号的一审原告分别为钟志成、钟志雄,一审被告为冯永贺、陈志区。 2014年11月3日,钟志成、钟志雄向广州海事法院起诉称:2014年3月25日上午9时,钟志雄所有的“深盐2330”渔船与钟志成所有的“深盐2329”渔船在东经112O29′,北纬20O24′水域拖网捕鱼,当时冯永贺所有的“粤阳江渔67029”渔船的船员向“深盐2330”渔船投石块及铅块,其后“粤阳江渔67029”渔船上三人强行登上“深盐2330”渔船并强行进入机房关闭引擎及控制“深盐2330”渔船。在“深盐2330”渔船失去动力在海上漂流期间,陈志区所有的“粤阳东渔19092”渔船故意连续多次撞击“深盐2330”渔船,造成该船船体严重破损,且撞击后,“粤阳东渔19092”渔船的船员手拿铁棒船并殴打钟志雄,,致其胸部外伤及多处挫伤。其后“粤阳东渔19092”渔船加速倒驶撞向钟志成所有的“深盐2329”渔船,导致“深盐2329”渔船船身破损并下水。请求冯永贺、陈志区赔偿钟志成、钟志雄的船舶修理费、工资、船期损失及其他损失及其利息损失(利息损失从各项损失发生之日起计算至判决指定的应付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全部诉讼费用由冯永贺、陈志区承担。 2015年3月5日,冯永贺向广州海事法院起诉称:2014年3月25日早上5点开始,冯永贺所有的“粤阳江渔67029”渔船在预定的东经112031′、北纬20026′为中心的海域附近进行正常的流刺网作业,当天早上约9时,钟志成、钟志雄的双拖渔船违反渔业作业及行船规则,在冯永贺渔船的警示下,仍故意向冯永贺的渔船作业海域中间行驶过去,造成冯永贺渔船网具严重破损。冯永贺渔船为避免损失继续扩大,立即让本船及陈志区所有的“粤阳东渔19092”渔船追赶钟志成、钟志雄的渔船,让其停止侵害,并就其侵权行为造成冯永贺渔船的损失赔偿进行协商,但钟志成、钟志雄置之不理,不肯停船,继续侵害冯永贺的网具,造成损失进一步扩大,并分别利用其渔船系大船的优势对冯永贺和陈志区的小渔船进行剧烈撞击。请求钟志成、钟志雄承担冯永贺的损失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从2014年3月26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钟志成、钟志雄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广州海事法院一审审理查明:“深盐2329”、“深盐2330”渔船均为粤港澳流动渔船,都持有农业部颁发的渔业捕捞许可证。港澳船籍港筲箕湾,入会港盐田,船舶类型为双拖船,主作业类型为拖网,主作业方式为双拖,船体材质木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海事处为“深盐2329”船颁发的拥有权证明书记载,该船的船东为钟志成和钟绍铭。钟绍铭出具声明称,自愿放弃本案的诉讼权利以及将来可能因本案获得的损失赔偿中其应得的份额。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海事处为“深盐2330”渔船颁发的拥有权证明书记载,该船的船东为钟志雄。钟志成持有(粤港澳)出海渔民证。钟志雄持有渔业船员专业训练合格证。“粤阳江渔67029”渔船的船舶所有人为冯永贺,持有我国农业部颁发的海洋大、中型捕捞渔船渔业捕捞许可证,船舶类型为流刺网国内捕捞渔船,生产方式为刺网,船籍港闸坡,船体材质木质。冯永贺持有担任三等(未满500总吨)有限航区渔船船长证书。“粤阳东渔19092”渔船的船舶所有人为陈志区,持有我国农业部颁发的海洋大、中型捕捞渔船渔业捕捞许可证,船舶类型为流刺网国内捕捞渔船,生产方式为刺网,船籍港闸坡,船体材质钢质。 各方当事人确认,事故发生时,涉案渔船的作业范围属于渔场,视线良好,可见度良好。在陈志区的渔船过来之前,涉案渔船没有发生碰撞。本次事故的起因系冯永贺认为钟志成、钟志雄的渔船拖到其流刺网,在“粤阳江渔67029”渔船与钟志成、钟志雄的渔船没有碰撞的情况下,冯永贺为与钟志成、钟志雄处理网具纠纷驾驶本船同时召集陈志区所有的“粤阳东渔19092”渔船追赶钟志成、钟志雄的渔船,并最终导致四船发生碰撞事故。期间,冯永贺方有三人登上钟志雄的“深盐2330”渔船,要求钟志雄停车起网,并关闭船舶的机器,导致船舶没有动力。 广州海事法院一审审理认为:因钟志成、钟志雄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公民,本案系涉港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本案的争议的焦点为碰撞责任的比例和碰撞事故造成的损失数额。广州海事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酌定冯永贺、陈志区对钟志成、钟志雄的损失承担30%的责任,钟志成、钟志雄自负70%有责任;酌定钟志成、钟志雄对冯永贺的损失承担70%的责任,冯永贺自负30%的责任。 一审判决生效后,钟志成、钟志雄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为由提起上诉。钟志成、钟志雄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冯永贺的全部诉讼请求,依法改判冯永贺、陈志区赔偿钟志成、钟志雄的全部损失,一审、二审所有诉讼费用全部